毛泽东系列合集

第五章 奋 斗(1927-1935) (3)






  毛结识了两个名声远扬的土匪首领*,他们给毛六百个人和一百二十支枪⑦。他把许多游民和懒汉都补充到毛的队伍里。两年中,红军扩充的大多数成员都是无业游民。而这些人是工人和农民所鄙视的。

  毛之所以招募这些无业游民是因为其他的兵源几乎没有。然而,毛并不把游民看成是社会渣滓。“他们也是人”,他提到游民时曾说,“有五官四肢。”⑧他们属于同一阶级,游民也是受压迫的人。毛认为可以改造他们。**

  -----------------------------------

  *

  原文有误。“土匪”头子袁文才、王佐均受过革命影响,各自的队伍都自称

  “农民赤卫军”。袁还是中共党员,毛曾亲自作袁的工作,送他100多支枪,以后便将袁、王二人所率队伍改造成工农革命军。——校注

  ** 1928年,他在给上海的中共中央写的一份报告中说:“在此种情形下,只有加紧政治训练一法。”⑨

  毛要做的工作是多方面的。国民党军队来犯时要打仗,要制订社会政策,如何掌握与地主豪绅斗争的尺度?能不能既向农民征税,又避免不利的影响呢?

  毛确实没收了一些地主的财产,初到井冈山时,用这种方法来获取部队的给养比向普通老百姓征税要好得多。他在群众大会上也枪毙了一些地主,但他却尽最大努力不去触动那些中间分子。他的政策是打倒土豪劣绅,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

  他还组织了民兵和赤卫队以补充正规部队。他抓教育,这是他的拿手好戏。他办起了干部班、战士班,还有一些教憨厚的农民认字和写字的班。

  没有课本,缺乏纸张,教师们只好用树枝在地上教学生写字。

  面对各方面的挑战,毛在逐步走向成熟,他不象一年以前在武汉时那样愁眉不展了。他的面容显得更加坦然、充满活力,开始给人一种权威感。

  如果说毛的父亲曾是韶山的一个“白”乡绅,那么,毛在34岁时就成了井冈山的“红”乡绅。

  中共中央发生了变化,但是没有任何改进。莫斯科对瞿秋自很不满意,李立三取代了他在中央的位置。

  李立三形而上学地提出了“革命高潮”的观点。他所期待的前景几乎是一个超历史的高潮,就象基督徒期待耶稣复活一样。以怀疑的眼光去看现实使得一切都不同。尽管1927年的大革命失败了,他确很偏爱这种盲目的出击。

  李开始牵制毛。1928年3月,李从湖南共产党组织中派遣一名特派员到井冈山,带来了颇多的批评和指示。毛的处境很严峻。

  撤销党内一切职务的消息并没有使毛感到吃惊,这一四个月前作出的决定已失去了打击力。但是,这位特派员批评了毛的社会政策。中央认为,对阶级敌人应进行更多的“烧杀”,“工人阶级化”应当成为党和军队的口号。(可是工人在哪里呢?)

  毛在井冈山时有点儿右倾,当时必须这样做。争取各方面的力量并改造他们是他当时的策略(他曾十分宽容地称那两位土匪头子是“忠实的共产主义者”)。

  毛被命令到湖南去与军阀的军队打硬仗,他没有选择的余地,因为井冈山已归长沙的党组织领导。这次出征付出的代价是昂贵的。井冈山被敌人占领了,尽管一个月后又夺了回来,但他的部队却损失了一半。

  中共中央又向井冈山派了一名代表,结果与上~次截然不同。这位代表是来井冈山纠正毛的政策的,但他的举动出乎人们的意料。他非但没有斥责毛,反而成了毛的伙伴,这一结合改变了中国的命运。

  朱德于1928年4月到达井冈山。中共的极左路线使他在华南连续吃了几次败仗,战士所剩无几。这次,他受中央的委派去批评毛泽东。上海认为,毛象《水浒》中的梁山好汉,军事意识太强,他不是发动群众共同掀起革命高潮,而是为群众杀富济贫。

  朱德手下的一些军官觉得,毛看上去不象军人。他们记忆中的毛是一位身穿褪了色的灰布中山装、身材高大、热情健谈的人。他的头发长而杂乱,没有刮脸,胡子遮住了下颏上的癔。他们还发现,毛的手掌很有热度,并有淡红色的光泽。⑩

  毛不摆架子。朱德到达前,毛正兴致勃勃地与朱的几个下属军官坐着畅谈,手中端着一大杯开水。*

  ------------------------------------------

  *

  朱德的政委是陈毅,后来成了毛的外交部长。朱德手下另一个出色的年轻军官是林彪,后来他与毛的关系甚密。但四十年后,他又想密谋杀害毛。

  毛和朱在水坑村的一条小溪旁相会拥抱。他们两军相合,组成了一支一万人的军队,红军真正地诞生了。⑩这时作为共产党的武装力量才开始为世人所知。

  两位领导人,需要就很多问题进行商谈(一年前,他们曾在中央的一次会议上见过面,但当时很难有机会交流思想)。更重要的是,他们就要共同指挥一场战斗,因为一个军阀正在攻打井冈山。他们一起击败了敌人。

  毛和朱在某些方面很相似,但不尽相同。他们都来自农村,因此都能不摆架子地和农民谈得来。但是,在风度和理论水平上毛更象一位知识分子。毛具有朱德的朴实,但他远不如朱那样率直。朱德是一个非常出色的、但思想单纯的战士,毛则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脱离了军人外表的战士。

  朱德很快就把毛看成是一位思想家,他代表上海准备对毛所作的指责从他的唇边消失了。另一方面,毛十分欣赏也非常需要朱德惊人的军事才能。毛总是乐于制定宏观的战略,而把具体的战术行动交给别人。现在他可以这样做了。

  在共产党前途难卜的关头,他们相互取长补短。自从他们会师后,反李立三路线的火种开始在井冈山燃起。“朱毛”联盟产生了。二十多年后,很多中国人还认为“朱毛”是一个英雄的名字。

  毛现在有了一个合作者。他在长沙时曾有一批忠实的追随者,他自己也曾追随过德高望重的人物:在长沙第一师范时的杨教授,五四时期的陈教授。在上海为国民党工作时他又追随过胡汉民。但是毛能否很好地与地位相同的人相处呢?朱德是他的第一个考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