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系列合集

第五章 奋 斗(1927-1935) (6)






  如果说毛提出一些格言和比喻显得有点儿狂妄,那只是因为它们脱离了党内文章常见的枯燥与繁琐。

  毛一直把家人带在身边,事业上的失败和挫折使他更需要亲人。毛几次失意后回到韶山都说明了这一点。在井冈山亦同样如此,不过这里的戏剧主角发生了重大变化。

  毛的弟妹们都竭力地帮助他。弟弟泽民毅然离开党中央的上海总部(他在那里工作得很好,尽管党中央反对毛的观点),并忠实地加入了毛在偏僻的农村进行的实践。泽覃也从湖南赶来。朱德第一次从南方赶到井冈山时,是他代表毛首先作接洽工作,并出色地完成了工作。在后来的几年中,毛的两个弟弟都坚定地跟随毛,他们的妻子也都因此至少被捕过一次。

  毛的继妹泽建,比两个弟弟对井冈山的帮助更大。她自成年后始终都是湖南党的活跃分子。自1927年底始,她在险恶的环境中往来于井冈山和平原之间。1929年,一个国民党的爪牙抓住并杀害了她。

  开慧带着两个儿子住在韶山,若让她上井冈山,不是不可能,但肯定会有很多困难。或许在当时的情况下她必须选择跟毛在一起,还是跟孩子们在一起。她选择了后者。1930年在长沙,国民党逮捕了她,遭到严刑拷打后被杀害。⑩

  在生命的最后三年里,开慧没有见过毛。说毛抛弃了开慧是没有根据的,实际上,他一生都很爱她。但是,毛在1928年中期爱上了一个女中学生也是毋庸置疑的。

  毛见到贺子珍时她才只有18岁。贺聪明、活泼。朱德的一位部下曾描述过他对毛的这位“革命爱侣”的印象:既有魅力又有涵养,讲话清晰且有分寸。她的那双眼睛就象“两颗水晶’’,见到她“就会给你一种甜如蜜的感觉”。

  子珍还具有政治头脑。她父亲是一个家产不丰的小地主,有一定的进步思想,开了一个出售左翼书刊的书店。贺子珍于1927

  年加入共产党,还帮助过同年8月的南昌起义。⑩

  1928年6月的一个晚上,毛在一次党的会议上做报告。事有凑巧,这次会议在永新县城举行,子珍是团的支部书记,参加了这次会议。散会后毛和她闲谈起来,他们共进晚餐,吃了两只鸡,喝了两瓶酒。

  两天后,子珍帮助毛工作了一整天,晚上她留下没有走。第二天吃早饭时,毛对此事毫不隐瞒,“贺同志和我相爱了”。毛对同事们说。

  隔了几天,一位军官来见毛,谈完正事后,他笑着向毛表示祝贺。毛笑着问道;“谁告诉你的呢?”

  “这是军营里的喜讯,哪个不知道。不过,邀我来庆贺一下怎么样?”

  毛安排了一次宴会。

  这件事突如其来。它是青春爱情之火的激发。它似乎表明,毛在井冈山上找到了新的力量之源。尽管在更大的舞台上形势对他不利,但是现在,毛精神焕发,勇气倍增。

  不久,井冈山谷中流传一首新歌:朱司令努力干——挑谷走田间。毛司令努力干——革命兼说爱。

  在以后的几年中,毛一直和子珍在一起生活。他们的结合预示着毛的一个创造性时期的来临(与八年前和开慧结合时一样)。她不久就给毛生了两个孩子(就象开慧与毛在长沙生活的两年中那样)。

  新妻子与新生活两次双双而至。

  在另一方面,毛与子珍的关系同他与开慧的关系截然不同。这位18岁的姑娘完全是在斗争中成长起来的。而毛遇到开慧时,她还在父亲的保护之下。毛敬仰她的父亲,但并非出于政治的原因。子珍没有这方面的影响(毛从未见过她的父母)。她恰是一名热情的共产党员,能把这块新琢的美玉得到手,毛真是赏心不已。

  在井冈山,很少有人知道杨开慧。显然,毛很少谈及她和他们的三个儿子。尽管如此,直到1930年,听到开慧被害后,他才和子珍正式结婚。*

  --------------------------

  * 井冈山时期,朱德也娶了一个新妻子(第四个),与毛的一样,他的新妻子是从队伍中选出的一个十几岁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