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系列合集

第五章 奋 斗(1927-1935) (7)






  1929年初,毛离开了井冈山。原因是实践性的而不是哲理性的。他要再开辟一个更好的根据地。

  党中央对井冈山施加压力,要他把队伍带到南方去发动壮观的革命。而当时国民党的军队正在攻打井冈山,每一个寒夜都有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土地政策中出现了极左的错误,使红军和群众有所疏远,一些中农不愿再给红军粮食。恰在此时,彭德怀将军和他的队伍又突然来到了井冈山。

  彭德怀后来成了中国革命中的杰出人物,但他和他的一千人马的到来并没有受到热烈的欢迎,因为加剧了食物的短缺。

  毛决定向江西进军。他和朱德之所以要进入这一翠绿的多山省份是有很多原因的。如果能占据另一个省,就可摆脱湖南共产党的吹毛求疵。朱德在江西国民党中有很多联系(他和他们有过多年的交情)。另外,江西的军队不象长沙和广州的右翼势力那样有钱并有外国的帮助来与红军作战。彭德怀则留下来守卫井冈山。

  这次可怕的远征于1月开始,战士们排成…路纵队走在冰雪覆盖的崎岖山路上。四千名战士(其中有一百名妇女,包括子珍),每人只带了半斤炒米,他们满是虱子的棉衣,一点儿也不保暖。胡乱应急的帽子使他们看上去象…群捡破烂的小贩,没有药品,甚至两千多名战士没有枪,只有长矛。

  毛现在是骨瘦如柴,衣衫褴褛,蓬乱的头发垂到肩上。

  两次休息后,炒米就都吃光了。这四千人继续跋涉,已有人冻饿而死,如果不打仗,还会有更多的人饿死。当然,如果不能尽快吃上一顿饱饭,很少有人还有力气打仗。他们终于发现了敌人,在离开井冈山的第三天晚上,他们打败了国民党的~支驻防部队,大家饱餐了一顿。

  毛的这次进军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在到达较暖和的南方之前,他已失去了几十名战士。有好几次,红军战士不得不掰下树枝作拐杖扶持着走路。在大余(以盛产钨而著名),毛犯了一个仁慈的错误,他让疲惫不堪的战士们在这相对舒适的“绿洲”停留的时间过长,敌人追上了他们,结果损失数百人。

  毛和朱到达江西瑞金的一个小镇时,正好赶上过春节。当地驻军正设宴庆祝打败“朱毛共匪”取得的胜利,一派节日气氛。拱凳上的红烛与军营门口的红纸春联相互映衬。樽酒把筷,杯盏交错,笑声不断。

  突然间子弹横飞,狂欢者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目瞪口呆。“朱毛共匪”把住了每一道门,他们用枪把所有的驻军赶出军营,然后把他们锁进一个祠堂里。后来朱笑着回忆说:“我们替他们吃完了春节的盛宴。”

  不久,毛就在瑞金建立了根据地。自离开井冈山以来,他损失了半数的战士。但他得到了一个实施他的“土地革命战争”计划的机会。在1929年余下的时间里,他逐渐用枪把赣南变成了赤色。

  每攻下一个村寨,毛就把它打上自己的印记。他把宣传共产主义的标语贴在墙上,召开群众大会,解释红军的由来和目的,建立人民委员会(苏维埃)。这些委员会有时能存在下去,有时则是昙花一现。

  瑞金地区并不象井冈山那样贫穷,毛的日常备用物也较以前多了些,伙食也有改善,衣服也可以替换了,还可以弄到一些药品。

  朱毛的军队攻下长汀后,缴获了许多缝纫机。他们用这些机器制做了第一批红军军服——打着绑腿、帽子上缀着红星的深灰色军装。

  毛又回到了稻田和青山之中。然而,这一次与二十年代中期在湖南时大不相同。他现在有一块安全的根据地开展工作,而在秋收起义时他所缺少的正是这个。

  红军不是革命简单而又纯粹工具,毛不是拿破仑。但红军的力量对革命至关重要,它可以保证革命取得成功。

  要是李立三能等到革命时机的成熟就好了。二十年代左右,毛肯定会做到李立三现在想做的事——率领红军开进中国富饶的城市。

  这次远征并未减少上海对毛的非难。雪片一样的信件很快就追上了毛,内容都是极左的指示。

  李立三仍然只会坐在办公桌旁狐假虎威发号施令。他按照自己的需要解释六大决议(毛也是如此)。整个1929年,他发出的指令是:把城市作为中心;不要建立根据地;不要进行土地改革,因为条件尚未成熟;把红军分散成游击队。他还命令毛和朱离开军队到上海接受批评。

  朱怒气冲冲,毛则神色不变。两个人都违背了李立三的政策精神,不过他们尽可能对信件表示遵从。过去的一年,他们都是这样敷衍过来的。

  令人惊奇的是,毛从未离开过中国共产党:在1924年当他被讥讽为“胡汉民的秘书”时;在1927年第五次党代会批判了他所坚持的土地政策时;在1928年他被指令离开井冈山时;直到

  1929年,及以后的一、两次类似的情况的时刻,他都未退党。

  他之所以还留在这个圈子里,是因为他坚信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终究会到来。他的灵活机智的工作方法有时近乎机会主义,但是,他要实现的目标一直是共产主义。

  进而言之,毛不满足于建立起只包括一、二个省的王国。中国的面积比整个欧洲还要大。仅湖南省,在1920年的人口就与法国1789年大革命时的全国人口相等。为了中国的未来,为了取得最后的胜利,他需要一支真正的全国性力量。没有共产党,毛和朱不可能在三十年代初就建立起这样的武装力量。

  毛走地方路线,但他的思想不是地方主义的。

  如果说毛在二十年代末或三十年代初脱离了中国共产党,那么,就不会有那么多人追随他。他被看作是一位著名的人物,但他只是居于党的权力机构的中层。*

  -------------------------------------

  *第二次茅坪会议选举产生的中共湘赣边界特委会,负责湘赣边界地区的党务工作。在十九名委员中,毛排在第十五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