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系列合集

第五章 奋 斗(1927-1935) (12)






  周恩来负责这次反“围剿”,1932年8月(译按:应为10月) 在宁都举行的一次会议上,他取代了毛的职务,成为红军总政委。

  在这些年中,周没有站在毛的一边。他相信阵地战,他认为这可以“御敌于国门之外”。他觉得毛行为古怪,在宁都会议上,他俩曾言词激烈地展开过论战。@当然,周并不象毛那样强烈反对28个布尔什维克。

  红军打退了蒋介石的第四次“围剿”。这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一个有争议的问题,是周在28个布尔什维克思想指导下的战术起了作用,还是毛朱留下的影响赢得了这次反“围剿”的胜利呢?但无论如何,这次反“围剿”的胜利使毛更加孤立。他的

  “胆怯的游击主义”也因此而被看成象自动化时代的纺车一样落后。

  1933年4月,反“围剿”胜利后举行了一次会议,它把毛的军事威望打入了地狱。毛没有参加这次会议,他的疟疾又犯了,再一次遭受挫折而卧病在床。

  那位基督徒医生赶了来并命令毛住院四个月,但他恢复的比这要快。不久,他就责备傅连璋医生为他受用的过奢伙食。他说:“我们不要忘记现在是战争时期。”这一下轮到这位医生看起来象得了疟疾。傅回忆道:“突然,我的脸红得象只胡萝卜。”

  毛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写过东西,1933年,他写了几年来的第一篇文章《必须注意经济工作》,这是他第一次涉及经济问题。自从把军事指挥权丢给周恩来后,毛就象生手一样热情十足地将自己投入到基层工作的研究之中。

  他骑马巡视苏区,核算收获的粮食,组织贩盐队到国民党占领区走私必需品。他又开始聆听农民的声音了,自离开井冈山后他很少这样做。

  中央发起了扩充红军一百万的运动(1933年初还不到五十万人)。每个根据地周围都筑起了土墙,称为“铜墙铁壁”。毛指出,这样扩红会夺走农田里的劳动力。他还认为,这些土墙会使红军陷入阵地战。毛在~篇谈群众生活问题的报告中说:“真正的铜墙铁壁是什么?是群众,是千百万真心实意地拥护革命的群众”。

  日本人的入侵再次给中国罩上了阴影。就象乌云遮住了太阳一样,它使国共两党之间的内战置于一种奇特的光线之下。他们究竟是为何而战呢?难道它比抵御外敌入侵,保卫国家领土完整更重要吗?

  “满洲事件”是一个漂亮的借口,东京借机第一次踏上了它巨大的邻邦俯伏着的躯体。它的最初后果是分散了蒋消灭红军的注意力,而它的长期影响十分深远。

  毛的民族主义思想丝毫没有减退,在共产党的领导人中,他差不多是唯一一个向农民宣传反对帝国主义的人。他提醒农民说,国民党干的最坏的事,是他们与洋人勾结企图从外面打开统治中国的大门。

  当时人们对此感到好笑,苏区以外很少有人听到过这种说法。但十年之后,这~说法就显示出其英明之处。毛和朱于1932

  年4月对日宣战,但是他们已有好几年没见到一个日本人,他们所控制的中国人口也只是很小一部分(其法令只在九百万人口中生效)。

  毛确有远见。

  他的目标不是抽象的社会主义蓝图,也不是重复苏联的革命,而好象是江西的山沟里发生了“又一次十月革命”。

  他从未对世界革命浮想联翩。中国是基础。如果中国出现危难,再也没有比拯救她更重要的事情了。假如没有中国,任何革命的说教都只能是脱离实际的知识分子的空谈。

  毛开始倾向于建立一个抗日统一战线,但他当时所拥有的权力只能是谋划此事。中央还没有发表任何抗日宣言。实际上28

  个布尔什维克从未受到民族主义的影响,他们把日本对中国的侵略看成是帝国主义联合进攻苏联的开始。

  1933年12月,福建省发生了一场悲剧。一支杰出的国民党军队、蔡廷锴领导的十九路军转而反对蒋介石。蔡想和日本人打仗而不是围剿共产党,他向共产党派出了密使。

  而中共却举棋不定,他们对待十九路军反叛的态度是漠不关心并兼怀敌意。王明在莫斯科谴责蔡说:“在同他握手时应朝他脸上啐唾沫。”在中国共产党决定帮助蔡之前,蒋已用计铲除了英勇的十九路军。

  毛肯定同情蔡。他希望建立一个抗日统一战线,它包括共产党以外的所有爱国人士,只要他不是反动派。1936年,毛回忆说,中国共产党没有团结蔡是错误的。

  然而,毛并没有为了蔡而使自己陷于窘境。实际上,他曾尖锐地批评蔡企图在共产主义和反动派之间寻求“不存在的第三条路线”。而更主要的是,要反对对蔡战而胜之的情绪潮流,毛缺乏必要的影响力。再说,没有胜利把握他是从不出击的。因而他只好随波逐流,这是一段使毛回忆起来会感到不安的插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