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主题阅读

第三十八回 浔阳楼宋江吟反诗 梁山泊戴宗传假信






  此回止黄通判读反诗一段,错落扶疏之极,其余止看其叙事明净径捷耳。
  浔阳楼饮酒后,忽写宋江腹泻,是作者惨淡经营之笔。盖不因此事,便要仍复入城寻彼三人,则笔墨殊费;不复入城寻彼三人,即又嫌新交冷落也。
  此正与林冲气闷,连日不上街来同法。
  写宋江问三个人住处,凡三样答法,可谓极尽笔墨之巧。至行入正库,饮酒吟诗,便纯用“月明星稀,鸟鹊南飞”笔气,读之令人慷慨。
  篇首女娘晕倒一段,只是吃鱼后借作收科,更无别样照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