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主题阅读

第四十六回 扑天雕两修生死书 宋公明一打祝家庄人






  亦有言:不遇盘根错节,不足以见利器。夫不遇难题,亦不足以见奇笔也。此回要写宋江打祝家庄。夫打祝家庄,亦寻常战斗之事耳,乌足以展耐庵之经纬?故未制文,先制题:于祝家庄之东,先立一李家庄;于祝家庄之西,又立一扈家庄。三庄相连,势如翼虎,打东则中帅西救,打西则中帅东救,打中则东西合救,夫如是而题之难御,遂如六马乱驰,非一缰所控;伏箭乱发,非一牌所隔;野火乱起,非一手所扑矣。耐庵而后回锦心,舒绣手,弄柔翰,点妙墨,早于杨雄、石秀未至山泊之日,先按下东李,此之谓絷其右臂,入下回,十六虎将浴血苦战,生擒西扈,此之谓戗其左腋。东西定,而歼厥三祝,曾不如缚一鸡之易者,是皆耐庵相题有眼,捽题有法,捣题有力,故得至是。人徒就篇尾论长数短,谓亦犹夫能事,殊未向篇首一筹量其落笔之万难也。
  看他写李、视之战,只是相当,非不欲作快笔,徒恐因而两家不得住手,便碍宋江一打笔势。故行文有时占得一笔,是多一笔;亦有时留得一笔,是多一笔也。
  石秀探路一段,描出全副一个精细人。读之,益想耐庵七窍中,真乃无奇不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