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主题阅读

第六十三回 呼延灼月夜赚关胜 宋公明雪天擒索超






  此回写水军劫寨,何至草草如此?盖意在衬出大刀,则余人总非所惜。
  所谓“琬琰之藉,无过白茅”者也。
  写大刀处处摹出云长变相,可谓儒雅之甚,豁达之甚,忠诚之甚,英灵之甚。一百八人中,别有绝群超伦之格,又不得以读他传之眼读之。
  写雪天擒索超,略写索超而勤写雪天者,写得雪天精神,便令索超精神。
  此画家所谓衬染之法,不可不一用也。